幻之法老

http://bglhyz.cn/2019-10-08 11:14:11

我爱你,即使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缥缈中的那抹纯净的琥珀色,盛满了似水的柔情,静静地凝视着比非图,这个尘封数年的名字,在三千年后再度拂拭尘埃,提起、铭记

忘不了啊,那初遇时深藏不露的比非图,那句句深情声声真诚的比非图,那夕阳下用剑笨拙而认真地挥舞着“薇”字的比非图,那在人后脆弱如婴孩的比非图,那在最后还守在病榻倾诉的比非图——

千夫所指下,力排众议,滴水不露地护着——只想保证她的安全

众人谴责时,任性偏执,简单残酷地杀人——只为护住她的名声

背负一世骂名又何妨,为你,值得

明明贵为法老,却是不忘她的所言所行,小心翼翼地珍藏,那蔷薇墙见证了他的誓言

深入骨髓的爱正是她无法回报的,于是,逃避、逃避,这一逃即五年——遇上他,更改了辉煌的历史,我不能任由错事就那样保存在历史的记录中,修正它,将这错误抹去,是我的责任——于是再度来到埃及

黑发遮饰,玉肤染黑,却掩不住眸中如天空海洋般悠远的蓝

边界小镇出谋划策,自信光彩飞扬动人

“陛下,就请让我贴身跟随您,这就是对艾微最大的奖赏。”明知他眼中的期待,绝望般的失望,越发坚定

——最美丽的人,最好的人——“奈菲尔塔利”的含义

夜,深沉,莲香扬,繁星点点

踱步荷花池,水中朵朵迎着清冷的月光,沉静脱俗,美好不似世间物,触手可及又远在天边,一如她,让他心痛不舍的她

莽撞闯入的她不知礼节、毫无礼貌可言,但他得到了真实,先前从未体验过的真实

他想把那份真实留下,却不知其虚无缥缈,便失去了她

他疯了,自她从光中消失。他燃尽所有热情,却一点点被岁月吞噬,他快要不会笑了、不会哭了、不会发怒了——即使贵为法老又如何,依旧失去你而不知所措,如一场美丽的梦——梦去,人散

“奈菲尔塔利!”几分焦急,几分兴奋,几分激动

诸臣不约而同地想起五年前那个少女,她拥有黄金般的头发,水一样的蓝眼睛

五年来的思念与深情付之一吻:“我猜你为什么走,猜了五年。”

“我懂得如何带兵打仗,我明晓如何治国丰仓,我善于建造宏伟工事,但我不懂你……我猜不懂你。”

“或许我太粗暴,惹你厌烦,那我不再强迫你;或许我太莽撞,不懂体贴,那我学会温柔;或许众臣不能接受你的身份,那么我设计让他们赏识你;或许我不该迎娶妃妾,那么我就从不宠幸她们;或许我不该送你那个手镯,那么我就毁坏了全国所有的蛇形黄金镯。你还……走吗?”

难以置信,历史上叱咤风云的君王此刻脆弱如婴孩,些许期待些许恐惧地等待她的答案,感动湿润眼角

轻轻地被推开,轻轻地嘲讽自己:笑自己的执着,自己的痴心,换来的就是被她冷冷地推开

令人心痛的绝望过后,又是那个面目冷漠的君王,那时的她却是不懂,一味抗拒,无意的伤害犹不知

“我,已经是埃及的法老,你想要的一切,我都可以给你。如果是合理的,那么你要一,我给二;即使你要的是不合理的,我一样可以做一个不明事理的君王,满足你。“荒谬狂妄的宣言:拱手江山也无妨吗?

终究不敌命运之手,再度重逢,不禁失态,然而转世百次,哪怕面容相似却也再无其他,毕竟不是他就这样吧,就这样吧,本就不应有这一段注定被历史所遗忘的恋情,但,心为何如此之痛而后不远千年,跨越时空寻你,故人心却已变。

无碍,这次换她来守护他——愿付尽一切博君一笑:”如果你会开心的话,我就会去做。“不计代价

认真的宣言并不能带来他的信任,只得冷冷的命令便赴远而去

“薇,我们约定再会,亦不忘却往生。”临死含笑,满腔真情离去的少年啊,随金蛇镯的碎裂遗失在历史的洪流

万物总无法如愿,以奈菲尔塔利之名留下的她命不久矣,只愿在最后之际有他伴在身旁他执意与冰冷的她倾诉着:“他们都催我让你快点走,真是顽固极了。”“你还想再和我多待一会儿,对吗?”“你怎么不说话?不开心了?”“我老了,我有些忘记了,记忆中,究竟哪一次,是我们的初识。”“提醒下我好吗?”“喂,我的王妃,你不要又任性了。”

“你不说话我可会惩罚你!”“说说话好吗?”“不管你要去哪里,你会记得我吧?你会再来到我的身边吧?”

“你答应我。”“你答应我,我就全部相信!”“算我求你……好吗?”“……薇?”“薇……”伊西斯奈芙特,在拉美西斯五十岁的一个清晨,永远告别了她钟情的埃及、她挚爱的法老在转生之书上,他如此写道:“薇,我们约定再会,亦不忘却往生。”别了,我们的法老——比非图

初一:媄鰈


相关阅读:
4166金沙登录 www.mongol-ger.com
分享到: